返回首页 > 您现在的位置: 保姆 > 行业资讯 > 正文

“保姆偷子案”背后的爱与失

发布日期:2020/2/12 3:19:32 浏览:29

来源时间为:2019-07-02

刘金心想象中的认亲场景,像电视里演的那样,双方抱头痛哭,涕泪横流。

现实是另一番模样。2018年2月6日,刘金心迈进派出所会议室的门,生母朱晓娟坐在人群里,对视,母子二人都扯出有点尴尬的笑。她说,过来坐,他点头。

26年前,刘金心被保姆偷走,杳无音讯;几年后,河南高院出具的一张错误的亲子鉴定为朱晓娟送回一个“假儿子”。两人的生活按照被修改的轨迹向前,又在26年后被再次打乱:保姆将刘金心送了回来。

消失的26年,在母子之间留下了难以缝合的伤口,相认至今的一年半时间里,他们互相靠拢、试探,又掺杂着失望、自卑、敏感和刻意疏远。

母子

刘金心迫切地想要证明自己。前不久,他辞掉了南充的工作,来到成都,准备和表哥一起开火锅店。

生母朱晓娟不知道这个消息,电话里,儿子轻描淡写:“上一份辞了,现在在成都,餐馆里打工。先不说了,和朋友吃火锅。”

她不信,“真去餐馆打工的话,晚饭时间正是忙的时候,怎么可能有空去和朋友吃火锅呢?你说他是不是在撒谎?”在朱晓娟印象里,光是2018年,刘金心就换过好几份工作,每次都是工作个把月就回家待着,“游手好闲”。

事实上,二百多公里外的成都,刘金心和表哥正在筹备新开的火锅店,在开业前,他们要把同一条商业街上所有竞争对手的店都尝一遍,然后开始打有准备的仗。

在“第一步还没踏出去,能不能成功还说不定”的阶段,他不打算和朱晓娟多说。店铺装修、前期宣传、联系供货商,至少得忙一阵子。6月14日下午,几位股东从广东来成都,看门店,聊规划,刘金心回到住处已经将近凌晨。

和养母何小平的联系也不多。来成都前,他和养母都生活在南充,住所只相距五六公里,但他严格把控频率,每隔一两个月回去一次。“时间长了不回去不太好,太频繁了也不合适。”刘金心说,成长环境甚至整个人生都被改变了,不恨是不可能的。

何小平的家,在南充市区一个菜市场旁,老式居民楼的护栏上挂着尚未晾干的衣服,窗台上的盆景长得茂盛。邻居说,她如今在一家茶馆工作,每天早出晚归,很少和其他居民打交道;小女儿已经结婚了,第二次婚姻遇到的丈夫比她年纪大,如今已经退休,而刘金心的身影,只是偶尔会出现在这里。

朱晓娟说,何小平如今处于“居住监视”期。去年认亲时,刘金心考虑到养母对他二十多年的养育,请求生母朱晓娟签了“免责书”。据媒体报道,如今重庆警方未立案。

失而复得

明知道假设毫无意义,朱晓娟还是常常忍不住想:要是当年刘金心没有被偷走,两个人的生活都不至于是如今的境况。

1992年,趁朱晓娟夫妇不在,家里的保姆偷走了一岁多的婴儿,在那之前,保姆的两个孩子都接连夭折,按照村里的迷信说法,她需要抱一个孩子回来“镇命”,才能在日后养活自己的孩子。她带着捡来的身份证去了劳务市场,应聘成为保姆,然后抱回了刘金心。

出事时,朱晓娟在上班,丈夫在出差。他责备她“没把孩子看好”,她反击他“还不是你找回来的保姆”,夫妻关系开始有了裂痕,它像炸弹一样埋在生活中,随时爆发。

唯一容易达成共识的是找儿子。此后三年,朱晓娟夫妇四处奔走,打听孩子的下落,哪有线索就往哪去,前后跑了二十多个省份。

1995年,他们生下了小儿子,同一年冬天,在河南寻亲时得到消息,兰考县解救的一批被拐儿童中,有一个名叫盼盼的孩子,年龄和长相与朱晓娟夫妇丢失的儿子相近。朱晓娟夫妇通过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做了亲子鉴定,如今那份两页纸的鉴定书已经变得破旧,在1996年1月15日的落款上方,一排小字写着结论:盼盼与朱晓娟夫妇有生物学亲子关系。

这个日后被证明并非亲生的儿子结束了朱晓娟夫妇的寻子行动。歉疚,加上失而复得的喜悦,让他们尽最大努力弥补盼盼。再也不敢请保姆,于是把小儿子送到奶奶家,夫妻俩全心照顾盼盼。

当时,计划生育政策如火如荼,迎接盼盼回家后,这个二孩家庭不得不承担几百元的罚款,盼盼爸爸原本在警备区担任干部,后来也被调任到地方,成了银行里的小职员。

夫妻关系的裂痕越来越大,僵持几年后,以离婚告终,两个读中学的儿子由朱晓娟抚养。

朱晓娟一边在医院工作,一边兼职卖保险赚外快,加上家人的接济,生活得以周转。两个儿子陆续大学毕业,一个在金融行业工作,一个在汽车公司做销售,朱晓娟觉得,自己“熬出来了”。

被偷走的26年

“假儿子”盼盼在还算优渥的环境里长大时,“真儿子”刘金心正在经历那段日后不太愿意回想的童年。

被保姆偷走后,刘金心到了南充农村,保姆很快外出打工,把他交由养父照料。印象里,养父是一个脾气暴躁的男人,“打得啊……”刘金心皱着眉回忆,不再继续说了。

他向我演示了一个六七岁男孩的恐惧。挺直腰板,并拢双腿,垂着眼睛,手放在膝盖上,“只要听到他摩托车的声音,我就规规矩矩坐在客厅门边,不敢动。”

那些年他被四处寄养,有时在姑姑家,有时在外婆家,也有时在舅公家,飘来飘去,但生活“还可以”,温饱能得到基本保障,亲戚在监督自家小孩写作业时“顺便管一下”刘金心,也是在那段时间,他学会了逃学、抽烟、上网吧、打游戏。

初二那年,刘金心打算辍学到长沙去找当时网恋的女朋友。“考虑清楚了,以后别后悔,也别怪我就行。”养母说。刘金心拿到了一张火车票和一张银行卡,开始打工。那些年,刘金心像无根的篷草,四处漂泊,打过很多工,吃了很多苦。

按照既定的轨迹,刘金心会像许多人一样,打工、结婚、生子。

转折发生在2017年。他和当时的女朋友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因为双方家长没有提前沟通充足,在定亲当天,许多琐碎的细节让女方家长不满,最终,8万元的彩礼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那年7月,刘金心想着“长痛不如短痛”,和女朋友分了手。

那段时间,工作也不怎么顺心。刘金心干脆辞了职,待在家里酗酒。

养母瞒着他去了重庆,通过媒体寻找刘金心的亲生父母。起初的说法是“看了一档寻亲节目受了感动,想要赎罪”,后来的说法是以为过了二十年的刑事诉讼期不再受法律追究,再后来也曾在一档节目中如此阐述:“他没有事每天就睡在床上边耍电脑边喝酒,喝醉了就睡,大瓶子小瓶子到处都是……现在你肯定婚也没法结了,我也没法管你了,算了,我还是去给你找亲生父母。”

没过多久,亲生母亲朱晓娟被找到了。

心有芥蒂

母子之间隔着消失的26年,血缘之亲也掺杂了尴尬和各怀心事的疏离。

2018年2月,母子聚在一起过春节、逛街、买衣服。和生母走在一起,刘金心会主动挽着她的手,这是以前二十多年里,和养母从未有过的。聊天,多数时候是刘金心在说,讲自己这些年经历过的事、吃过的苦,“倾诉,像机关枪一样,啪啦啪啦地,全都扔出去了。”

回到南充后,两个人保持微信联系,每隔一段时间,朱晓娟的微信里就会收到刘金心发来的消息,字不多,常常是:妈,想你了。

但这份热情没有持续太久,刘金心觉得生母对自己有点“冷”,微信聊天时,有时会不回消息,有时是一个“哦”,还有时她会打电话过来,长篇大论地说教,告诉他“一定要好好工作,过正常的生活。”

朱晓娟觉得,刘金心被保姆“养废了”,不爱工作,经常辞职,还酗酒、打游戏。刘金心早就得知了生母的此类想法。后来,刘金心开始刻意与生母疏远。不再手牵手走路,很少发“想你了”,也尽量不去无所顾忌地倾诉。

去年,刘金心还会控制不住地酗酒,如今,他说自己“慢慢醒了”。“为自己也好,证明给别人看也好,先让工作有些起色。”

最新行业资讯
  • “脱贫保姆”五千里“送亲”03-28

    来源时间为:2020-03-25新华社哈尔滨3月24日电49小时,2600公里,黑龙江省青冈县41岁的贫困户刘清战,这辈子第一次坐“专车”出省打工。大兴安岭南麓……

  • 宣恩保姆式服务助项目落地03-22

    来源时间为:2020-03-22“张总,恭喜您,贵公司成功竞拍取得旅游港地块。”3月16日,宣恩县招商专班负责人通过电话向远在武汉的卓尔集团恩施片区负责人张晟林……

  • 茂名烷烴資源綜合利用項目今日開工03-22

    来源时间为:2020-03-213月20日,茂名市人民政府舉行烷烴資源綜合利用項目新聞發布會,項目投資方東華能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東華能源”)與技術供應商……


欢迎咨询
返回顶部